<p id="visid"></p>

<big id="visid"><ruby id="visid"></ruby></big>
  1. <acronym id="visid"><label id="visid"></label></acronym>
    <td id="visid"></td>

    <p id="visid"><del id="visid"></del></p>
    <bdo id="visid"></bdo>
      1. <pre id="visid"><strike id="visid"></strike></pre>
      2. 入電競的要求?(成為一名電競選手的要求)

        時間:2022-01-19作者:admin分類:電競資訊瀏覽:87評論:0

        來源:環球人物

        各地高考成績陸續出爐,俗話說“七分考,三分報”,志愿填報的難題接踵而來。此前,“想實名安利的專業”“想實名勸退的專業”等話題就已經登上微博熱搜。往屆的學生紛紛下場,前有“勸人學醫天打雷劈”,后有“生化環材四大天坑”,各種意見眼花繚亂,讓人更加難以抉擇。

        在這之中,一串不太熱門的數字——670411,或許曾經出現在今年高考生填報志愿的備選項中。這是2016年9月30日教育部公布的增補專業——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

        “電競”這兩個字,曾經一度就是“網癮”“不務正業”的代名詞,讓家長和老師無不聞者落淚。但近幾年一股電競風席卷全球,從2013年超萬名全球玩家為電競發起申奧請愿,到2019年電競正式被我國列為體育競賽項目,全球各地大小的電競賽事如火如荼地扎堆舉辦。

        而在2017年第一波電競專業開啟招生后,4年后,首屆電競畢業生迎來了他們的畢業季。作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們到底學到了什么入電競的要求?不會打游戲能報嗎入電競的要求?專業前景怎么樣?畢業了能做什么?……這些都是外界和考生密切關注的問題。

        入電競的要求

        視覺中國資料圖

        名正言順學電競

        2017年1月17日,南京傳媒學院(原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下稱南傳)第一屆藝術與科技(電子競技分析方向)藝術類專業考場上,走進來一位高高瘦瘦的男生,穿著小西裝,一口標準的播音腔。

        他原本打算報考播音與主持專業,考慮了體育解說、電競類的幾個方向,過程中偶然看到了南傳的招生簡章,想到平時跟同學一起看電競比賽有所積累,又預估著考試內容應該不算很難,就去嘗試了。

        第一屆考場上還沒有形成成熟的考核方案,除了文化知識文藝常識這些常規題目,與電競相關的,就是有關賽事、行業、游戲類型、戰隊等基礎性問題。再專業一些,就是給出一段視頻,讓考生現場寫一段解說詞,或者賽事評析。成績出來,男生考得還不錯。

        當年的9月,南傳成立了國內首家電競學院,設置了藝術與科技(電競游戲策劃與設計)和藝術與科技(電子競技分析方向)兩大專業。六千余名考生報考,只有不到140人被錄取,這位名叫王群凱的學生就是其中之一,獲得了那2%的準入資格。

        入電競的要求

        2017年我國部分開設電競專業院校的招生情況

        電子競技慢慢進入大學教育,背后是初現端倪的行業市場變化。

        據市場調研與統計機構數字顯示,2016年中國整體電子競技用戶規模已經達到了1億人,市場規模超過504億元,電競行業從業者人數近5萬,人才缺口達26萬,并且還在以更快的速度增加。

        對于許多像王群凱一樣熱愛游戲、卻長久困于電競負面輿論中的學生而言,院校開設電競專業不得不說是福音,這意味著他們終于不用頂著“不務正業”的誤解,可以順理成章將大把的精力投入其中,擁有一份名正言順的電競學歷,而激增的人才缺口也讓他們未來的就業之路愈發明朗。

        中國傳媒大學藝術與科技專業(數字娛樂方向)學生胡一凡,從小就開始接觸電競游戲比賽,高中時,他與一群電競愛好者發起廣州高中電競聯盟,還籌備了第一屆廣州高中電競聯賽。

        在胡一凡原本的人生計劃中,他將上一個普通大學,讀經濟學或者歷史學,畢業后跟哥哥姐姐一起留在廣州,由家人安排一份工作,走上一條中規中矩的道路。

        可當得知中傳要開設電競方向專業后,胡一凡心底不安分的種子又冒了出來。他果斷放棄原來的人生規劃,決定抓住這次難得的機會。這個決定一下,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說服一大家子反對的聲音。

        跟許多家長一樣,胡一凡家的長輩對電競行業的發展、孩子未來的就業前景都表示出了擔憂,但他的堅定也讓家長們最終妥協。

        入電競的要求

        中傳藝術與科技專業(數字娛樂方向)師生合影。 圖片來源:36氪

        王群凱也面臨這樣的難題。家人朋友覺得電競前景不明朗,擔心大學時間被浪費,要是這樣,“還不如出國讀書更好一點”。但是自己性格向來獨立,權衡再三,他還是決定“賭一把”,父母也愿意尊重他的選擇。

        對于王群凱和胡一凡來說,從選擇了電競專業那一刻起,就做好了進入電競行業的準備。這是一個恰逢其時的機會,對于熱愛電競而求學無門的學生,又何嘗不是一張水到渠成的通行證?

        要學的不僅僅是打游戲

        進入大學后的學習并不像一般人想象中的可以肆無忌憚打游戲。除了12門核心專業課外,王群凱要學的大多數課程和其他大學生差不多,也有逃不開的高數。學校摸索了兩年后,才逐漸在專業課程上劃分了解說、賽事運營、游戲設計等更精細的方向。

        入電競的要求

        南京傳媒學院電競學院課堂教學場景。圖片來源: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搜狐號

        當時電競相關課程大多是新興設立,專業性不是很強,學習起來倒也游刃有余,王群凱逐漸不滿足于學校里的知識,他覺得要讓自己擁有行業競爭優勢,就是要不斷地實踐,積蓄實力。

        大學前兩年,王群凱加入了學校的電競社團,承辦了一些電競賽事,參與過賽事策劃、賽場組織調控等工作。學校之外,他還不斷去各大游戲項目面試游戲解說,慢慢積累解說經驗。

        即便如今已擁有比許多同窗更豐富的行業履歷,王群凱毫不掩飾自己當初的不自信。他自認在行業里不算天賦上佳,在同專業學生里也沒有能力拔群,自己能做的,就是一點一滴靠努力補足。

        他關注各種游戲項目,一旦有機會就去面試,在行業里慢慢試水。2019年4月24日,他正式拿到了一份來自香蕉計劃的職業解說offer。當天,他在微博上留下狀態:“今天是新的開始”。

        入電競的要求

        王群凱記錄自己成長的微博

        那一年的南傳正值春季,亭廊的紫藤蘿盛放,大二上學期剛剛過半,時間不匆不忙。王群凱拿著入職通知,給自己想了一個藝名:iback,寓意是,假如有一天被淘汰,我也終將回來。

        一個多月后,王群凱被推薦去英雄聯盟發展聯賽(簡稱LDL)試場。這是他嚴格意義上的鏡頭首秀。由于之前不太關注LDL賽事,他耗費了20多天時間準備,不僅要去了解近兩三年的LDL賽事,還要翻查兩支戰隊的歷史、以往的搭檔、選手經歷等等資料,認認真真做好筆記。

        結果不那么如意。賽前準備了百分百,呈現出來也僅有不到百分之十,更別提解說詞磕絆不斷、穿插生硬這些新手毛病?!叭绻F在的水平是60分的話,那天就只有30分”,王群凱回憶說。

        下場之后甚至來不及沮喪,他立馬就得從上海賽場趕回南京上課。

        大二是課程最多的時候,那段時間王群凱總是處于奔忙之中。別人是課堂—寢室—食堂三點一線,他是南京—上海兩城通車。王群凱盡量把班次排在沒有課的時候,上午上完課,就坐高鐵去上海,晚上再趕回來,免得耽誤第二天一早的課。

        忙到擠不出多少娛樂時間,他退掉了學校的社團。每次賽事結束切掉最后一個鏡頭后,他才能稍稍松口氣,得到短暫的喘息。

        入電競的要求

        王群凱(左)擔任賽事解說

        忙碌而充實的時光持續到2020年初。疫情暴發,聯賽停了,學校封閉管理,課程也開始輕松起來。學習之余,王群凱為了保持技術水準,就自己在嗶哩嗶哩上面找一些比賽集錦,對照著練習解說。

        到2021年王群凱從南傳電競學院畢業,他早已是擁有兩年實踐經驗的職業解說。

        行業里,LPL(英雄聯盟職業聯賽)金牌解說管澤元是他的偶像,這位優秀的解說曾在英雄聯盟一場暫停變故里救了一個小時的場,還解說過NBA洛城德比一戰,不僅記憶力超強,還涉獵廣泛,時刻激情洋溢。

        如今王群凱以成為行業頭部解說為目標,并朝這個方向前進著。

        所有的“新興”都將成為常態

        并不是所有學醫的出來都做了醫生,有的還去當了歌手。同樣,學電競的日后也不一定都會去打游戲。

        2021年,首批電競專業本科生面臨畢業。等待了4年,大眾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這批“電競行業正規軍”將何去何從。

        年初,“首批電競本科生幾乎沒人從業電競”的說法登上了微博熱搜榜,迅速引爆了積蓄已久的爭議,一些人開始質疑開設電競專業的價值。

        媒體紛紛辟謠,中國傳媒大學動畫與數字藝術學院副院長陳京煒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解釋道,“電競產業本身是一條特別長的產業鏈,可以分上游、中游、下游。很多人只對產業下游有明確認知,比如電競選手、俱樂部、教練、主播、解說等,因為這些是直接面向受眾的?!币部梢娤蟊妼﹄姼傂袠I的誤解仍然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入電競的要求

        陳京煒說,中傳2017年招收的20名電競專業學生中,有6人簽約了游戲大廠,有4人正準備轉正,還有6人將繼續深造,至少一半將就職于電競產業鏈中的相關崗位。

        王群凱身邊的同學里,有人在做虎撲的電競社區運營,有人在做網易的游戲設計,有人跟他在同一個公司里做賽事執行,當然,也有回老家繼承家產的公子哥,有的成為新疆建設兵團支邊的子弟兵。

        進入電競行業的,以王群凱為一類,租住在上海,拿著不太穩定的約1萬元的月薪,再接點商務,過著還算體面的生活。他們的生活以宅為主,偶爾聚會娛樂,規律健身。像這種有一個較長遠的目標,一個不太清晰但可執行的規劃,就算一種明明白白的生活狀態了。

        如果將“電競”兩個字換作別的新興專業名稱,爭議和關注可能也同樣適用,比如前兩年引發熱議的“小龍蝦專業”,還有一聽就覺得高大上的“密碼科學專業”“機器人專業”等。

        人們對于這些新興專業的關注,更多地來自于它的“新”以及背后延伸出的諸多“遐想”。

        中國傳媒大學一位同學在課堂上說:“誤解的人大多數都不是成長在電競的年代,當我們這代人成熟起來,電競或許就會成為一種常態?!?/p>

        來源:環球人物微信公號

        文章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均為復旦號-為體育而生的資訊網原創文章,轉載或復制請以超鏈接形式并注明出處。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猜你喜歡

        最近2018中文字幕在线高清

        <p id="visid"></p>

        <big id="visid"><ruby id="visid"></ruby></big>
        1. <acronym id="visid"><label id="visid"></label></acronym>
          <td id="visid"></td>

          <p id="visid"><del id="visid"></del></p>
          <bdo id="visid"></bdo>
            1. <pre id="visid"><strike id="visid"></strike></pre>